未止

杂食 偶尔产粮 慎fo
心里装了很多人

【卡朵】劫

一个沙雕短打
内容与题目没有半点联系
大概是黑帮?
小弟卡×大佬朵

李艺彤掀开了门帘。
入眼先是涌动的雾气,隔着影影绰绰的是座上人泛蓝的发丝。那人裹着个貂,半个身子都陷在沙发里,面前的火锅翻涌不定。
“陆婷?”
不不不那是我大哥,我就是个跑腿的。
李艺彤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心想着再怎么也不能丢了帮会的脸,便把腰杆挺得笔直:“她说这种事情没必要亲自出面,就派我来了。”
“叫什么名。”
“李艺彤。”
“我叫冯薪朵,陆婷应该告诉过你的。”
那必然告诉过啊,大哥还说过你是个比狠人还狠一点的狼人呢。哎我好害怕啊万一你用枪指我怎么办啊?
冯薪朵看着面前表面稳如老狗实则紧张得手都不知道往哪放的小新人,就突然很想逗逗她,便拍了拍沙发的扶手:“别紧张,过来坐。”
李艺彤看着那个明显是单人座的沙发,大脑当机了一下。
这个操作是啥?谈判手册里没写啊?我应该果断拒绝还是顺着她去啊?
想着临行前陆婷嘱咐别把天聊僵了,毕竟这次是对方吃了个暗亏,总还是要个面子,自己就是过去赔个不是,毕竟在口才上自己天资聪颖。李艺彤咬咬牙,迈着僵硬的步子走了过去,却说什么也不肯坐下。
冯薪朵也不勉强,拿起筷子就捞出片肉,放在碟里却又不吃,偏着头发问:“所以陆婷派你来的意思是这事就这么算了?”
李艺彤将备好的说辞托了出去:“这次确实是我们的人动手在先,此次大哥让我来就是赔个不是,”
“哦,口头上轻飘飘一句,把我当傻子糊弄啊。”冯薪朵话说得重了,语气却丝毫不恼。看着李艺彤如履薄冰的表情,没由来的,对小朋友的好感又加了一分。平时她和陆婷你来我往地演一出相互尊重的戏码,话里的明枪暗箭都能够诸葛亮用草船借十回。这次遇见个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心情意外地放松。
李艺彤一边倒腾着话,一边暗暗地打量着冯薪朵的表情,一来二去表情没怎么分析,她长得如何倒是看了个一清二楚。虽然是公认的黑道大佬,但冯薪朵摘了墨镜脱了貂就俨然是个无害的三好学生,笑起来轻轻软软,像是雨后泛着清香的阳光。
等等这个走向有点不大对???
好吧,我真的觉得这个人长得有点好看。
“大哥的意思是这次我就是来探一下您的意向,具体的条件还要具体详谈。”
“好。”出奇地,冯薪朵没有步步紧逼,反而将另一套餐具向李艺彤推了推,看着她不知怎么有些发红的脸笑着发问,“吃两口?”
“不了谢谢。”瞥见她唇边勾起的弧度,李艺彤原本就紧张的身子此时更加僵硬。面对冯薪朵不知意味地目光,她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只能低下头说点毫无意义的场面话,借此来掩饰自己有点发烫的面颊。
李艺彤一直吊着一口气,直到她再次掀开门帘重见天日的时候,才逐渐放松下来。
而冯薪朵看着她消失的背影,拿起手机就给陆婷打了电话。
“是我。”
“对,关于那件事,可以先放下了。毕竟我们也没损失什么。”
“问我为什么要打电话?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那个叫李艺彤的。”
“对,”冯薪朵在电话这头慢悠悠地笑,“我挺喜欢她的,不如请陆帮主行个方便,把她让给我,可好?”

我的一个河神朋友(1)


私设有,ooc有,不合逻辑有

(一)

嘉兴市里有条河。
在深夜社区聊天的板块上,最火的一条讨论就是说你只要在午夜十二点站在跨江大桥上往河水里扔东西,就有一定几率召唤河神。
李艺彤原本是不信的。
直到她那天晚上喝多了,好巧不巧地走到桥上想吹吹风,又好巧不巧地手滑了一下,把新买的手机顺手就扔了出去。
一秒后桥下传来的微弱回响被巨大的钟声淹没,那一刻四周忽然雾气缭绕,原本不甚真切的水面亮起点点荧光,一个人影乘着微光凌空走来。

冯薪朵很生气。
作为一个遵守工作常规不迟到不早退按时打卡上班的新时代四有河神,好不容易想出来转转,却在踏出门口那步还没走出去的时候,就被一个不明物体砸了头。
冯薪朵伸手一捞,好么,是个手机。
啧,不开眼的凡人。
冯薪朵存心要吓吓那人,便施了法力,造出一副十足的架势,从水底宫殿来到那人面前,满意地看着她惊诧的眼。
这凡人虽不开眼,长的倒是不错。

(二)

“请问你掉的是这个苹果,还是这个小米,还是这个索尼?”
李艺彤这下彻底酒醒了。
面前的人一身前朝衣冠,白衣胜雪,衬得她的脸白得近乎失了血色。似九天之上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又似地府中前来索命的女鬼。
嗯…应该没有女鬼会这么好看吧。
李艺彤的好奇心战胜了恐惧,她努力压着声线使自己听起来底气十足:“索尼,谢谢。”
“请问你这么好看,是河神吗?”
“请问你会把那两个手机也给我吗?”
“请问…我失恋了,我能抱抱你吗?”
冯薪朵的表情出现一丝裂痕。
现在的凡人都这么胆大包天了吗?还抱我?大哥我又不是月老你跪我都没用哎。
但鬼使神差地,她看着面前的人眼眶还微微发红,声音还有点颤抖,忽然就心软了。

那是她成为河神后,第一次感到人间至真至纯的温暖。
此后人间种种烟火,花鸟风月,都与她有关了。

-TBC-

灵感来自海的女儿冯薪朵
等这一系列写完说不定会有我的一个土地公朋友(不
高三了可能会鸽很久
希望各位嗑的开心♡

三个人的友谊使我困惑(2)

森林法则三人组
到底谁才是那个幸运的单身狗

part1
赵粤和卡朵

时隔数月你又来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
来之前你已经把mv看了好几遍,所以当下便认出面前的人是赵粤。她一边吹着风扇,一边递给你一支雪糕。
“你问发卡和朵子啊,”赵粤想了想,“虽然mv里没什么交集,但是她俩一直腻在一起啊。发卡这边开完枪,那边就赔罪去了,那一下午就看她俩在那放闪,那些后辈全看见了,我都不好意思说认识她俩。”
“我?”赵粤叹气,“我只在mv里有姓名。”
“苦是我苦啊!”
你一边吃着雪糕,一边听着赵粤满怀血泪的控诉,充满同情地点了点头。

part2
冯薪朵和奥斯卡

“我就特别不理解,”冯薪朵掰着手指向你控诉,“正常来讲,主角的挚友被反派一枪打死,主角是不是该悲愤欲绝地满世界找反派报仇?”
你点头。冯薪朵喝了口水继续:“好吧,就算反派主动来找主角,她是不是应该像之前那样狙击,这样就能稳赢?”
你回想起mv里令人窒息的大决战时刻,接着默默点头。
冯薪朵双手一摊:“然而我们的反派朋友放着优势不用,偏偏要和主角对打;对打就对打吧,一百米距离都不到,俩人开枪愣是一发没中;没中就没中吧,然后还非得拳击,还是回合制的。”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反派故意给主角送人头啊!画重点,这就是爱啊!”

part3
李艺彤和朵粤

“我跟你讲这个mv的中心不在于枪战也不在于我和赵粤对打,”李艺彤的话唠属性再度开启,听得你一愣一愣,“而是在于全篇唯一感情戏,北仓爱情故事。”
李艺彤拿出手机点开mv,将屏幕转向你:“看看这靠肩,这眼神,天哪,还双手递枪,这是递定情信物吧!”
“我?我就是个没有名字的反派,我也想要个cp啊!反派没人权啊!”

小太阳终于来了
我爱他一辈子(*/∇\*)

我流脑洞
陈总和她的王秘书
算是个小甜饼

人们都知道高兰公司的陈总,长得好看声音好听事业有成。
就是未婚。
人们也知道陈总手下有个王秘书,听说祖上做过生意,家里有的是闲钱,够他赌博输个三五十年。可我们这位王大少爷偏要自力更生,跑到人家手下当秘书,天天被呼来喝去的居然也不恼。搞得他妹极其不爽,说哥你这高材生放她手底下不是屈才了吗。
你懂什么?王大顶吹胡子瞪眼,陈总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跟着她能让我的心灵得到净化!
净化?我看你就是被美色蒙了眼!
于是公司里就有风言风语,说陈总和王秘书不清不楚的。
王秘书听了这话,嘴上澄清得一干二净,心里却雀跃得不行。
但人家陈总什么表示也没有,王秘书也只能在梦里幻想一下两人纯洁美好的关系。

最近因为一桩收购案,陈总已经三天没怎么合眼了。连说话声都透着一股倦意。王秘书看着心疼,借着送牛奶的机会坐到陈总办公室的沙发上。
您那案子怎么样了?王秘书小心翼翼地问。
陈总接过牛奶,双手捧着杯啜了一口,对方突然提价,虽然在我预期之内,但现在市场不算景气,资金一时半会周转不来。
明白了,就是缺钱呗。没事我有。
王大顶,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陈总放下牛奶,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王秘书心里咯噔一下,怎…怎么了陈总?
在古代,你这就叫近臣欲揽大权啊。
可是陈总,我不想当什么近臣。
我野心很大,想当皇亲国戚。

那,朕就只能准了。

现在公司里不传闲话了。
改猜陈总和王秘书什么时候结婚了。

————————————————————
附一个贼有病的小段子:

“陈总,tee or coffee or me?”
“滚。”

【和平饭店】裙下之臣


和题目没什么关系(顶锅盖
架空   大概是佳影管撩不管养的故事
影all影   结局土特产cp
ooc预警
论坛体 
有私设
注意避雷

1L:不重要的狗仔
实锤!实拍陈佳影和王大顶现身马来X亚!疑似度蜜月!【链接】
2L:文编辑集极
前排吃瓜。
3L:黑瞎子岭小喽啰
土特产cpf喜极而泣,这糖甜到掉牙了。九块钱我付,求你俩快点结婚!
4L:南铁看门老大爷
楼上不要脑补太多好吗,狗仔的话你也信。
5L:和平饭店后厨
我最喜欢的演员和我最喜欢的作家???他俩什么时候搞到一起去的???求科普!
6L:黑瞎子岭小喽啰
【链接】高甜!细数土特产cp发展史!
楼上看这里
7L:。
4L那位兄dei别酸了,佳影和野间不就合作过几次吗,上升真人不要太搞笑好吧。
8L: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
影all粉路过。其实佳影和谁都挺好的,当时《听雪》播
出的时候,佳影和野间的对手戏我看哭好几回。两位都是非常好的演员,粉丝戏不要太多就行了。
9L:黑化肥挥发会发灰
同楼上,两位私底下关系很好的。
唉其实我觉得野间真的是喜欢上佳影小姐姐了。发布会有大佬分析,野间全程冷漠脸,只有佳影说话的时候他笑得特开心。还有佳影在剧组过生日的时候,生日蛋糕是野间亲手做的。试问哪个女演员有这待遇啊?
10L:沉迷佳影无法自拔
emmm默默问一句还有站影窦的吗
11L:警长腿长一米八
楼上看我!其实要说甜,谁能甜过两年前的影窦啊!狗仔都拍到他俩同居了。估计离结婚就差临门一脚,分手真的太可惜了。
12L:本宫不死尔等都是妾
不是说佳影跟窦仕骁分手是因为有人骂她蹭热度上位吗?
13L:警长腿长一米八
卧槽有这等事?
14L:本宫不死尔等都是妾
当时窦仕骁在模特界已经很火了,但佳影还没太火,就有窦仕骁女友粉专门跑到佳影微博底下骂她,说话还特别难听。我记得窦仕骁还因为这事专门发博维护她,上了好几天热搜。
15L:咸鱼盘核桃
他家女友粉是出了名的毒瘤。讲真就因为这事我才开始粉的佳影。当时小姐姐被全网黑,但本人心态特别好,该拍戏拍戏该干嘛干嘛,完全不理那些跳脚的辣鸡。真是超级喜欢她的性格了。
其实我站该隐×佳影…他俩合拍的香水广告看得我心潮澎湃…该隐还专门发推夸过她…北极圈冷到极点。
16L:千里快哉风
同楼上,我也是那时候入坑的。
你那cp不算太冷,见过佳影×日下吗,我站(围笑
17L:在夹缝中嗑糖渣
站影窦和南铁的路过…站哪对哪对be…
楼上和楼上上我服气。
18L:诗酒趁年华
站南铁+1
南铁不凉好吧,cp榜就没掉过前十。
19L:课长秘书真身
其实我觉得吧…南铁cp是野间一人撑起来的。几乎都是野间主动哎,佳影对待他和对待别人没区别。
20L:北极圈居民
隔壁有个分析帖说南铁圈一个太太其实是野间小号?
21L:文化人
卧槽刺激?
22L:无银三百
隔壁帖凉了,估计八九不离十。
我有个圈内朋友说野间跟佳影表白过,被拒了。就是拍《听雪》的时候。那会佳影和窦仕骁分了半年多。
23L:新东方学校校长
《听雪》真是我看过最良心的国产剧之一了。有个纪录片说当时女一找了好几个当红的演员,导演都说差点。后来佳影一试镜,导演拍板就定了。
24L:id总是重
《听雪》入坑+1,佳影简直本色出演。那种清冷禁欲的感觉瞬间秒杀我。感觉顶着这张脸干什么都会被原谅。
25L:qwerty
《听雪》原著作者是王大顶,这颗土特产糖我先磕为敬。
26L:孤独星球
而且王大顶的书改编电视剧,女一基本就是佳影。拍了四本有三本是,这不就自产自销内部消化吗。
27L:土特产大法好
而且有人扒了,佳影的私服和王大顶的私服基本都是情侣款。前两天王大顶签售会穿的那件灰色风衣记得不,佳影之前穿过一模一样的,那张自拍角度美爆了。
28L:梧桐雨水
讲道理土特产cp虽然没什么大糖,但一直很稳啊。不像楼上提过的那两个,一个已经分了,一个只能嗑旧糖。
29L:惊蛰
楼上的大兄弟,你管蜜月旅行叫小糖???
30L:随行
卧槽公开了!!!!!!!!蒸煮发博了!!!!!!
31L:云开见月
卧槽!!!!!!婚期都定了!!!!!!还要什么我!!!!!!
32L:老子今儿真高兴
我的妈十指相扣晒对戒…佳影小姐姐头回发九宫格…太甜了…土特产cpf死而无憾…
33L:阿尔法狗
土特产股从此天天涨停。
34L:佳影正妻
虽然失恋了但还要坚强活着。
35L:康熙大字典
一个看破红尘的南铁粉祝99
其实王大顶是真的宠她,佳影小姐姐幸福就好。
36L:空山
+10086
37L:jio冷
emmm野间点赞了…
38L:南方有萜
我笑着看你拥抱别人…卧槽虐死…
39L:正在删除
王大顶书粉到此一游
40L:不如归去
佳影小姐姐笑起来真好看啊
我嫉妒王大顶一辈子.jpg

蛇弟太可爱了呜呜呜呜
我爱他!!!

三个人的友谊使我困惑

又名三人行,必有单身狗

part 1

李艺彤和马鹿

你拿着本子,坐在李艺彤面前。

“你说大哥和朵子姐啊…”李艺彤托着腮想了想,不知从哪里扯出一块毛巾,上面明晃晃的“守护·马鹿”快要刺瞎你的眼,“她俩有多甜还用我说吗?我可是标准的马鹿gay,你算是找对人了。”

“就拿上回N队一起出的外务说,里面有个游戏环节是抢凳子,最后只剩朵子姐,大哥还有我三个人,”李艺彤瞬间激动起来,“我抢了一个,然后大哥就把那个凳子主动让给冯薪朵了,天哪爸爸!然后还对视,还牵手,我在旁边都要起飞了!还有后来我抱冯薪朵来着,完了大哥的眼神就像刀子一样,看得我瑟瑟发抖。赤裸裸的吃醋哎,难道这也不算爱?”

你记录完毕,看着对面嗷嗷叫的小海豹,摸了把脸上不存在的冷汗。

啊,果然是标准的马鹿饭头。

part 2

陆婷和卡朵

“你说她俩啊。”陆婷正在刷微博。听见你的问题,索性扔下手机,用一个讲故事的口吻徐徐道来,“这两人最近甜得简直没眼看。我们最近不是出了个外务吗,有个抢凳子的游戏环节。最后她俩抢一个凳子,李艺彤动作快抢到了,好这都不是重点。”

“然后,想知道发生什么了吗?”陆婷目光灼灼,如同说书人讲到关键时刻般卖了个关子。看见你点头,她满意地接了下去,“然后,冯薪朵就直接坐!她!腿!上!李艺彤还特别配合地拦!腰!抱!住!两人在一起搂搂抱抱笑得那叫一个开!心!啧啧。”

“你那是什么表情。我可没嫉妒。”陆婷翻了个白眼。

是吗。你在心里默默地想。

part 3

冯薪朵和白鹿

“李艺彤和陆婷最近简直。”冯薪朵一边补妆一边说,“邪教像大势一样,我也很绝望啊。”

看着你不解的眼神,她想了想,补了个例子:“最近有个外务,我们一起出的。然后游戏环节嘛,主持人说要有意思,为了效果,我就坐李艺彤腿上了。”

“然后,”冯薪朵顿了顿,“完事了李艺彤就一溜烟地去找陆婷,离得远我看不见,反正她俩搂搂抱抱牵着手过来的,简直没眼看。陆婷这个人就是傲娇嘛,看她一脸嫌弃,指不定心里有多开心。还有李艺彤,这么不把她姐放心上?可以说是很扎心了啊!”